2万亿减税降费目标已实现近六成 全年减税降费规模可能超预期


?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王鸿如|北京报告

随着减税和减税政策的有序实施,减税和减费的效果不断得到释放。根据国家税务总局7月23日公布的数据,今年上半年,全国累计减税减税亿元,其中减税亿元,共计1.15亿元。不需要为工资支付个人所得税。

从今年年初开始,减税和减费的“红包”可谓一波接一波。从1月1日起,税收特殊税收减免政策正式实施,然后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提出将公司税和社会保障缴款的负担减少近2万。 1亿元人民币,一系列减税和减税给企业和个人带来了充分的利益。

“今年完成2万亿减税降费目标不成问题”

在7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,国家税务总局税务办公室常务副主任,收入计划和会计部主任蔡自力宣布,全国新增税收减免1038.7亿元。今年上半年。

根据政策,新增税收减免主要包括:增值税改革税收减免4369亿元(含增值税税率调整,减税1184亿元,深化增值税改革减税3185亿元),微观减税企业包容性政策减税1164亿元,个人所得税两步改革叠加减税3077亿元,依此类推。

全国新增减税和减税总额为亿元。这个数字有多大?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公司税和社会保障缴款的负担将减少近2万亿元,1,170.9亿元相当于其总数的58.5%。

“这个比例超过了减税和减费的政策。按照这个速度,今年减少2万亿元减税的目标不是问题。”杨志勇,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研究所金融研究室主任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据记者了解,从减税结构的角度看,增值税和个人所得税减免是整体减税的主要部分,它表明企业和个人已成为减税的最大受益者。

对于企业来说,今年4月1日的增值税税率调整后,制造业和销售业等适用税率从16%下降到13%,这给企业带来了“真金白银”的好处。

“增值税率从16%调整为13%,更不用说只提高3个百分点。公司每年可减轻税负约50万元。“北京天元方鑫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强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当时有人表示,对他们的企业来说,实质性减税增值税有效降低了企业的实际负担,直接提高了企业的盈利能力。

根据税务部门监测的10万家重点税源企业数据,上半年单位营业收入税收同比下降0.6个百分点。比第一季度低0.4个百分点。 6月份,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.3%,比上月快1.3个百分点。上半年,主要税源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.5%,增速比第一季度回升5.5个百分点。

对个人来说,减税更为明显。

根据国家税务总局的数据,上半年,个人所得税的两步税改方案累计累计减税3077亿元,人均累计减税额为1340.5元。累计的1.15亿人不需要为工资收入者缴纳个人所得税。

税制改革的“红包”增加了居民的收入,增加了居民的消费能力。根据国家统计局7月15日公布的数据,今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8.8%,扣除价格后实际增长6.5%因素,优于上半年的GDP增长率。 6月份消费增长率显着反弹,同比增长9.8%,比5月份快1.2个百分点。

上半年全国税收收入增速明显回落

作为组织财政收入的主要手段,税收与每个纳税人的“红包”和各级政府的“钱包”有关。减税和减税近2万亿元的财政收入压力也很明显。

今年上半年,全国公共预算收入1,074.6亿元,同比增长3.4%。其中,全国税收9224亿元,同比增长0.9%;非税收入15.422亿元,增长21.4%。与此同时,全国公共预算支出为1,亿元,同比增长10.7%。

财政部财政部集中支付中心主任刘金云评论说:“总体而言,上半年财政收入基本稳定。如果减税等因素恢复,全国财政收入增长基本上与当前的GDP增长率相匹配,并保持在合理范围内。“ p>

值得注意的是,地方财政正在减少收入。

以北京为例,今年上半年北京市公共预算收入为3170.9亿元,下降2.5%。

北京上半年财政收入的负增长非常罕见。据北京市财政局局长吴素芳介绍,今年北京严格执行国家减税减税政策,减少了地方政府的财产税,资源税等“六税”。在这一年里,市场将减轻180亿元的税负,其中包括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800亿元。

杨志勇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“在北京,天津和河北一体化的背景下,自2017年以来,北京一直在解决非资本功能,税源也受到影响。”

作为一线城市,上半年上海财政收入的表现也是平均水平。

上海市市长应勇于7月22日在上海召开的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上表示,上半年上海市公共预算收入增长0.1%。

应勇将其归结为两个原因:一是经济增长,特别是工业增长放缓,二是减税和减费继续增加。据估计,每年新减税和减税将约为1835亿元,影响上海当地民众。预算收入约为752亿元人民币,达到10个百分点以上。

此外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发现,除北京外,还有部分省(市)上半年,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呈负增长,如重庆-7.8%,贵州-5.4%。

当然,也有许多省份的公共预算收入正在增长。例如,浙江上半年的公共预算收入增长了10.3%,陕西增长了5.95%,广东增长了5.1%,江西增长了5.1%。然而,记者发现,尽管一些省份的公共预算收入在上半年有所增加,但增长率与去年同期相比呈下降趋势。

以江西为例。 2019年上半年,江西省公共预算收入1483.5亿元,增长5.1%。

与2018年上半年公共预算收入增长相比,这一数据显着下降。2018年,江西省公共预算收入为1411.8亿元,增长10.3%。

“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下降是减税和减税的结果。今年上半年,江西省共减税减税202.5亿元,其中减税额202亿元。“国家税务总局税务局,江西省税务局工作人员电子明星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。

“开源节流”平衡财政收支压力

财政收入增长放缓将不可避免地带来支出压力。

在今年全国人大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财政部部长刘昆公开表示,今年财政平衡的压力将更加突出,这种平衡确实非常困难。我们希望成为一个“铁杆”,不应该花的钱是“不可触碰的”。

蔡自力表示,实施更大的减税和减费政策将使企业和人民过上好日子,但政府将要过上紧张的生活。

为了支持企业减轻负担,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了一系列措施:中央政府应增加收入,减少支出,增加某些国有金融机构和中央企业的利润,一般支出将减少超过5%,“三公”资金将减少约3%。存款资金将被收回。地方政府也应该主动挖掘潜力,大力优化支出结构,通过多种渠道振兴各种资金和资产。

开源和节流已成为常见做法。从中心角度来看,财政转移支付是开源途径之一。在财政部于7月16日举行的财政部财政收支情况新闻发布会上,财政部预算部副主任郝磊表示,在大规模减税和减费的政策背景下,为确保基层财政顺利运行,中央政府主要是加快地方转移支付的进度,同时积极监督和指导地方加大财政支出的努力。预算管理,做好基本财务保障工作,确保“三包”没有问题。

“为了支持地方财政的顺利运作,今年中央政府转移支付的预算安排是近年来最大的。”郝磊表示,在此基础上,中央政府加快了预算发布时间表,截至6月13日(全国人大批准预算90天后,转移支付预算已经公布了92%,比上年提高2.6个百分点)其中,均衡转移支付,老少,贫困和贫困地区的转移支付都已全部公布,省级财政也普遍加快了预算发放的进度,及时减少财政资源。减少基层财政收入。

除了“开源”,“油门”也很关键。自今年年初以来,财政部门大力削减一般支出,严格控制“三个公众”的预算。在一些地方,它也主动增加减少量。

上海市市长应勇表示,根据中央政府的要求,一般支出大幅减少,年初实施的政府一般支出减少5%至10%以上。严格控制新预算,无额外预算,一般不引入政策增加当年的支出。硬化预算执行约束,严格执行标准和支出范围,有效提高预算绩效。

“开源和支出是必要的,并且会产生一定的影响,但这些都是短期的做法。不可能一直这样做。最根本的是发展经济,充分释放市场的活力,激励每个人创造财富。让每个人真正“杨志勇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”实施大规模减税和减税的目的是进一步促进经济增长。只有经济增长,税基才会自然扩大。 “